Show newer

作为外人看到的是朴素的工人阶级文化和生活。

但是也看到了基层的一些人,即帮助了他们,同时也是他们困境的来源,这种两重性是自古以来就有的。

比如古代的乡绅,即压迫下面的人,很多时候也站在下面人的立场上向上面讨价还价。共产党消灭了这些人,基层只有压迫下面人的属性了,于是苏联的乌克兰大饥荒,中国的三年大饥荒。当时的人们连古代都不如,因为不能逃荒。

还有全面的系统的来自整个社会和他们所在的公司的压迫,其中就有我的一份。虽然我可以说是外卖公司攫取了过多的利润,而不是我主要给他们带来了生活的困境,但是我的存在似乎就已经是这样了。就像我作为男性在男女平等问题上的立场一样。我不应该被审判,我无罪,但是我的存在确实是社会不好的一环。

即使面临这些,他们仍然在生活,在自娱自乐,这和我看到的关于工厂工人的情况截然不同,这是资本主义和封建主义的区别。虽然他们的自由也只是自由的挨饿,但是总还是比被困在工位上拧螺丝的工人自由一些,生活的味道更足一些的。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想起了王小波说的那句名言:知识分子最怕什么呢?最怕遇上不讲理的时代。

>的确,当那种只站队、不讲理的时代来临时,任何科学讨论、理性推演,就都显得不合时宜了。即便是谨小慎微、七窍玲珑的伽利略,也不行。

唉。。。

Show thread

啊这。。。教皇和法兰西一起帮着新教国家打宗教战争?

但是找了一下,没找到中文证据,英文我只看了维基百科,也没有看到相关描述。

mp.weixin.qq.com/s?__biz=MzI1N

从六月初开始发现JMS在我这里不如迷雾通好用,于是换成了迷雾通。

然而本月开始,感觉迷雾通的稳定性开始影响我的正常使用了,于是尽管上个月买了三个月的,今天还是换成了JMS了。

虽然对于普通使用和非高峰期来说迷雾通确实挺好的,但是某些情况下的高强度使用还是差一点。。。

不过这种使用体验因人而异,甚至我换个网络都可能差异很大,只能各人自己尝试了。

尝试了一下饿了么超级吃货卡,似乎挺值的,不过也有可能是我是新开始用的。

不过就算后面不值了下个月取消我也是赚的~~~

中国国企退出美股,美国断供EDA……脱钩在加速啊。

虽然我知道真脱钩了中国肯定不会好,但是那么自信(恭喜拜登胜选的时候能直接说你们民主制度不行了,同时可能真的认为东升西降)的习近平会这么认为吗?就算他这么认为了,他在乎中国的不好吗?就算他在乎,那么是否会不那么脱钩,但是加重闭关锁国?

我到底还能不能润出去啊?至少还需要两三年工作攒钱和工作经验的我很不开心!

求助:Lineage os 19.1的几个问题怎么解决?

1,系统设置深色主题之后桌面壁纸和图标不会跟着变,有点亮瞎眼的感觉。其他应用都可以跟着系统主题一起变黑(垃圾淘宝除外)。

2,微信,支付宝,银行app似乎是认为我root 了手机,于是不能使用指纹功能。我尝试刷了magisk,结果不知道是没搞懂还是怎么,反正没成功,还打击了我折腾的积极性。我在reddit 上看到有说我这个其实是没有root ,但是那些软件是通过名称来判断的,而lineage os 使用了另一个名称,于是就被判别为root 了。

对我来说后者可以凑合,但是前者确实影响体验。

感觉这就是人的本性,而且这个必须要站在外面才能看清楚。

当我爱国爱党的时候,我只会觉得细节要改,从来不会觉得要换执政党。

现在不爱党了,但是确实还是有点爱国的,所以总会拿台湾来自我安慰,中国文化并不必然导致人过不上美好生活,所以换个政府、体制、执政党就好了?

但是我和之前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人有什么区别呢?无非是我站在历史的下流,看到了他们不行,但是他们真的不行吗?我不敢说,说不定是他们具体操作有问题呢?说不定操作的好,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也可以过上现代化的生活?

但是,但是,至少要容许人讨论一下吧。。。

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

唉。。。难得没有看到胡搅蛮缠的人。为这个一千多回答的问题能留着,同时问题没被大规模删除而惊讶,同时又为自己的惊讶而惊讶,而愤怒。

zhihu.com/question/547768394

备份:web.archive.org/web/2022081312

强烈给大家推荐千恋万花的音乐。

本身游戏我只玩了个开头,没啥感觉,所以没玩下去,但是音乐我是真的喜欢。话说我本来就是因为听到音乐好喜欢才去尝试玩的游戏~~~

发现钢箫最大的问题了。

首先表面很容易打滑,尤其是手汗多的时候。

其次,不锈钢比竹子重很多。

然后这时候为了保持箫的位置不变,右手大拇指要很用力。

本来其他手指都在动,就这个手指不用动就已经导致箫的大部分重量都由他来承担了,此时自己还要再主动加力气,然后很容易就让胳膊上对应的肌肉特别酸。

我之前还以为是因为我工作日中午在单位打乒乓球太过于用力了,现在确认了是箫的问题。

为什么现在才出现这种情况呢?因为我现在渐入佳境了,之前几十秒就要停一下,现在不用停,也不想停了。。。

很多群喜欢争论儒家道德好不好。在我看来,这种争论,更多是纯粹的、伦理层面、理念上的讨论,以之分析中国文化、古代政治等等,就完全不在点上,而且必然会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中。
我觉得,最重要是回到根本——权力结构上来。别管口号是啥,得看这个口号约束的是谁、管理的是谁,便一目了然[作揖][作揖]

我本来想说,郸城也太典了:广场上搭讪不成就砍人,公交欠薪导致停运,中风险地区返程要刑拘。转念一想,应该先是因为砍人那事有热度,然后才让别的事情也进去公众视野的。真实的情况是,地方财政破产,变态防疫政策,恶性社会事件,三者是有内在联系的,而且还会越来越常见。

Tiffany G这事儿看起来虽然荒唐,但想想又是必然,因为我们的后面几代人,就是这样被教育出来的。都说童年经历影响人一生的性格,人成长过程中接触的东西像水泥那样随时间固化在人的身上,改变人的形状,也就没那么不可思议了。由这件事引出的另一个比较让我concern的现象,是一些不明所以就大喊“创作自由”的简中人。我们的环境让我们形成了这样一个盲区,那就是意识不到,“自由是建立在秩序之上的,绝对的自由将导致混乱”。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ao3上的tag被简中创作者洗劫,不遵守规则,使用不存在的短语和爱豆的应援语作为tag,占用其它热门作品的tag,不给作品分级等等乱象。这些人,一旦到了一个相对“自由”的环境,就认为自己可以为所欲为,也十分可怕。

这些人群的产生,与Tiffany G的产生,归根结底都是由于同一种东西的匮乏,那就是对一个真正意义上自由的、开放的、积极的、平等的,相互尊重的创作环境的品尝。在过往的经历中,不乏有人拿出这样的理论来与我辩驳:“欧美人嘴上喊着自由自由其实根本就不自由,他们有那么多的名词、概念,说话做事都要小心翼翼的,生怕说了什么zzbzq的东西被人批评,你看,中国十几年前根本就没有同性恋这个词,街上看到两个男的手拉手顶多觉得他们是好朋友!不更自由吗!”这是一种逻辑谬论,缺失看起来是一种自由,其实不然,由于概念的空缺而导致一种行为不被定性,并非承认这种行为的合理性。于是手拉手的男人同样会被路人指指点点、被拖进精神病院电击治疗,“自由创作”的简中人意识不到标签和分级的必要性将大量污水与混乱引向一个相对规范的环境,还认为自己的做得不错。

让人欣慰的是,我还是能够在ao3上看到很多简中创作者,学习并遵守现有的这套科学的分级分类方法,改变与加深自己对于“自由”的认知。我大方承认,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看到有其它语言的读者,自己机翻阅读我们的作品,在我们的文章下面留言,简中并不是问题,人们所看重的的是内容和姿态,而不是你的身份。我们这群人,就是同我上面所说的两种人抗衡的简中力量。认知改变行为,我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同样的,看到Tiffany G这样的候选人出现,你的第一反应不是用言语诅咒她的人格或是想要把她举报掉,而是去给别的候选人投票。

>其实这篇文章是一个很好的高级教学,我们从这篇文章中能学会一套非常非常有用,非常非常具有威力的实用方法,这套方法就叫做如何打败一个比你更有学问的聪明人。
> 一旦你学会这个方法论之后,你将瞬间弥补自己在智力上和知识上与绝顶高手们的巨大差距,并且还有机会能够进行反杀,让你体会到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快感,从此树立起强大的人生自信。一旦你熟练运用,未来的生活中你还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而你的人生也必将飞黄腾达,一日千里。
>所以别看这只是一篇短短的文章,但是其中展现出的思维和辩论方法却是异常的神奇有效,我们现在就来进行深入刨析一下。

只要有足够多的人愿意相信,那么所有人都可以被打倒,当然实际上被打倒的只有没有权力的人。

zhihu.com/question/529324168/a

web.archive.org/web/2022080116

步丈九州不想在六月四日在广场上面对坦克           's choices: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开始运行于2021年11月,开放注册于202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