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 newer

因为心情不好想吃零食,但是又没胃口,如果吃东西只动嘴不到胃里多好。。。

说到父母对我生活的期望,口头上一直是让我过得开心就好了,虽然实际上我并不能从他们的行为中感受到这一点。

就像我一直以来所处的环境一样,话说的一直很好听,实际上底色从来不变。好在我已经给大家留下情商低的好印象了,所以我可以把他们口头上的当真,毕竟这是他们这么说的。

推特上看见的名句:“我甚至还可以出省”。

如果有一天被要求爱国。 

和朋友闲谈。听说每年都有本国大学提前结束学术研究项目送走某国研究人员的案例,原因是泄密,发送大量资料回国。都是签了保密协议的,就算是没特别签保密协议,大批量的将正在研究的项目传送到某几个邮箱也是非常不正常的行为。我倒不觉得是奇闻,但对于其频繁度还是颇吃了一惊,每年,数个案例,还不是所有大学的汇总。更何况还不是美国这种科研重地。以前听到比如美国的那些起诉的案例应该都是非常严重的了,可见没有起诉的有多少在发生。

此外,就我以前观察瑞典人处理触犯法律和规范的事,就算是流言满天飞,所有人都知道这人就是贪污了就是泄密了,没拿到实打实的证据,它也不会进行开除或解聘的处理。所以也别问我是不是政治迫害,没证据、不走正常调查与审理程序的,我觉得算,除此之外的自己去判断吧。以及如果觉得是政治迫害,民主法治国家有很多渠道可以申诉。

我就问那这种状况肯定不能算个例了吧, 会不会影响以后再接受来自中国的学术研究申请呢。这个对方没法回答,不过暗示会很谨慎对待让中国研究者接触到核心内容的。

还有就是这些案例高度集中在某个性别上。我不想说。

想起来家中一位长辈曾经过的事情,他那时要去德国工作,组织上派人来,问他,你爱你的国家吗?他说,我爱我的国家。对方问,那你愿意为你的国家服务吗?他说,我尽我所能。对方说,你可以xxxxx吗?他说,我这人有个大缺点,嘴巴不严,爱讲话,我怕我不但没为国家服了务,反倒把这事给泄露出去了。 后来就不了了之了。长辈说,我也不敢直接拒绝啊,拒绝了我可能就走不了了,可是我也不想做也不能干这事。

在极权体制下的人选择余地究竟有多少,拒绝的勇气又有多少。我们心知肚明,也没法替当事人去做决定。我就只想从自身利益评估利弊角度出发,做与不做。
做了会有被抓到的可能(就当下的科技抓到的可能性很大),抓到了就无法再继续学业或研究,继而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学术生涯与声誉,可能只有回国继续的可能,而在其他民主国家估计都断了后路。会影响到其他的或未来的研究者(当然这个不是人人都关心的)。拱手让出的是自己的做人行事的标准。
不做呢,可能会被极权体制限制,边缘化甚至威胁,至于这种可能性有多大,靠的是理性判断。而这当中有一样东西是很确凿地不可靠的,那就是侥幸心理。

就写下来这件事,希望大家都不要经历这样的选择,而如果有某天要面对这种选择的可能的时候,有个准备,想想清楚遇到这种境地,你要怎么做,你能怎么做。

#今日宇宙动态

中文毛象宇宙本日共有288位新住民,雷达侦测到98颗星球嘟嘟了56535次。比起昨日,嘟嘟多了13894次,毛象们越来越能嘟嘟了!

开放注册的星球中,今日最能嘟嘟的是呜呜 w(> ʌ <)w,有最多新住民的星球则是长毛象中文站

因为你的笑容...不会输给夜空的星星...闪闪发光...所以你很美

欢迎加入椰站!本站现处于试运行阶段,出现任何问题请直接站内信or邮件or其他任何只要你知道的方式寻找管理员本人

今日更新:
-增加了一些表情包(从嘟站偷来的,感谢嘟站!

目前需要更新的设置:
-全文搜索配置不成功,怀疑是内存问题,可能等本站活跃用户数增多再与服务器一同升级
-提高字数限制
-修改界面用语

希望大家使用愉快!

武汉对外经贸大学学运进展:凡被查到参与聚集性活动直接报开除

国庆要回家(有事要办),不太开心,纠结了好一通之后厚着脸皮买了三号回来的票。

不管了,我就是不想多呆几天!!!

啊啊啊啊啊!!!!

但是似乎还是有一个理由更好一点吧。。。。

之前和成都的朋友聊天,我说根据组织的尿性,特别强调大日子不能添堵添乱。国庆是大日子,完了就是十九大七中全会,接着是二十大。显然,各地的安全稳定红线,就在十月一日。

根据疫情防控相关指引,社会面清零之后起码还要10~14天才能降为低风险,所谓“摘星”,从10月一日倒推,那deadline就是9月20日,为了保险起见,那就再往前推几天。

果然,成都是在9月19日前实现社会面清零,试图恢复正常运转。贵州显然也是朝这个方向努力,才会发生连夜转运、客车侧翻的悲剧。

这就是国家机器运转的逻辑,也是某些悲剧的根源。

论语·宪问:“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赵大胖)

道君皇帝要修艮岳
开封府在拆民房腾地方
有些人都被赶出城了
还好我在江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艮岳要养梅花鹿
两淮的官府在让百姓捕鹿
捕不到的就要受罚
还好我在两浙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道君皇帝还喜欢奇石
听说官府在苏杭到处收集
看上谁家的就直接拉走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朝廷成立了花石纲
要征用大船送奇石去开封
家里有大船的都被拖走了
还好我家没大船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杭州的奇石被搜集得差不多了
现在已经越过钱塘江来越州了
越州老友家的太湖石被搬走了
还好我在明州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明州的官府已经发布告了
说不交奇石就要上门搜查
我邻居家已经被搜了
还好我家没有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邻居家的大奇石运不出门
官府把他家和我家都拆了
我邻居反抗被抓去当纤夫了
还好我没有反抗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花石纲越来越多纤夫不够了
官府也把我抓过去了
我看见路上有不听话挨打的
还好我听话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我们沿着运河一路北上
天越来越冷都下雪了
已经有好几个同伴冻死了
还好我活着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终于我也扛不住了
我又冷又饿还挨打了
我马上就要死了
如果下辈子也要人拉花石纲
应该不会轮到我吧

(备份,转发在公众号的已经被删)

看到那张深夜高速上的大巴图片,仿佛某个恐怖片定格的镜头,令人感到绝望和恐怖。
先不聊为了清零指标深夜转运十五天阴性人员的正当性在哪,其转运程序本身就有极大的疏漏。首先最基本的认识,为了保证出行安全,客运车辆在凌晨2点到5点不准进入高速公路行驶,以此防止疲劳驾驶。人在凌晨2-5点保持清醒状态是很困难的,更何况是在白天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司机还穿了防护服戴了面屏,对视线造成了干扰,氧气的供应也存在问题。(其实完全可以司机乘客用屏障隔开,司机可以不戴面罩正常驾驶)在这样的情况下敢在贵阳这样地形崎岖的高速路段行驶,出现问题的风险极大增加。再者是载客数量问题,本来为了减少感染,更应该是间隔就坐,一辆大巴在间隔就坐的条件下能载运47个人吗?既然可以打着防疫的口号运人,为什么不按防疫的要求控制人数?以上这些问题好像也不难规避吧,就算是要清零转运,在合理的时间段使用合理的驾驶方式载运合理的人数,这样的悲剧都不会出现。致27个死亡,以新冠等效下来得感染多少人。
有人评论说或许我们都在这辆车上,这正是这个社会的大巴隐喻。

这个国家是强力的,在于他们和既有权力者站在一起时几乎可以无所不能,哪怕再荒诞也可以牢牢把握权力。

这个国家是虚弱的,以至于稍微没和既有权力者谈拢,它的政策就成了笑话。

可悲的是,现在他们站在一起,我没看到有没谈拢的迹象,除了习近平是否连任的问题。

从我租的这个小区看,生育率还是挺有指望的,今晚吃完饭理了发去河边逛了一圈,发现小孩真的不少,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孕妇。

就是不知道他们这种条件的家庭中国有多少,反正我自己租房9平米一个月一千五。

如果我有超能力,我就不润了,就在这个国家暗杀权力最大的人,上一个杀一个,直到权力归了全体公民。

其他国家的人请求的话,我也会帮他们做同样的事。

Show older

步丈九州不想在六月四日在广场上面对坦克           's choices: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开始运行于2021年11月,开放注册于2022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