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因为我个人生活很贫乏,所以没有什么深度沉迷的兴趣爱好,自己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型的。(即使有点感兴趣的东西,也没有输出的欲望和价值)

我是一个略自闭的人,打一下放一个屁出来,所以我必须要遇到相应的事了,有了感想才过来吐槽,而我生活顺利的话,我什么都不会说的,日记都不会写的。

所以我输出的大部分言论都是关于社会和世界的浅薄看法。尤其是我又生活在墙内,实际上生活又不是那么如意,所以这些看法大部分一定是涉及政治的。而且大部分是负面的,正面的我没有感想,不会发出来。

所以关注我请多浏览一下我的历史嘟文~~~

另外尽管取关。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朝鲜向公众介绍奥米克戎的宣传片,强调病毒的特征是“传染力强但是毒性低”,在墙内被禁了。这当然是一件很值得群嘲的事,但是因此觉得朝鲜真心不错,也是有点过了。为什么朝鲜敢这么宣传?是因为人家才是绝对的社会管控,要你怎样就怎样,“听话”既然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宣传的重点是“避免恐慌”。而中国虽然有更强大的管制资源和更先进的手段,但是毕竟民众在“听话”这一点上不如朝鲜,所以必须得让他们恐慌。“奥米克戎其实没那么可怕”虽然是事实,但是不能说,说了,就没那么听话了。更好笑的是,不管宣不宣传,只要稍微关注一下上海的数据,这个结论是明摆着的。但是还是不能说,因为说了就是打脸,那就不是事实问题,而是态度问题了。

说一个来自我妈的口述历史:
八九年我爸在保定当兵,他所在的那个师(大概是,我对这些没概念)原本是要被调去北京平定学生的,但是师长拒绝接受命令。风波结束之后,师长就被贬到很低的位置了。后来我每次再看到“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 都会想:这三个词的顺序果然是大有讲究啊。

你们所担心的“医疗资源挤兑”:
同学从海淀区回河北被救护车接回家,“救护车代替出租车成为载客主力”“火车站外面一排救护车”;
因为严格封校不让校外检测机构入内,目前还在校内的校医院医生基本都被抽调去做核酸,而普通看病又不能出校(校医院原话“就算是得了肿瘤只要不是紧急手术也不予通过出校”)。
(之前只听说过境外回国14+7隔离期满后有被救护车接回家的——后来发现我这个从北京回河北的同学也要隔离14+7,真的赶上入境人员了)

不是吧,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那个闪送员扣下顾客护照和其他重要文件威胁要求打钱的事是假的……

仅靠我自己的力量,我要怎么才能在这颗行星上留下足以度过文明毁灭的灾难的痕迹?或者没办法?

「躺平」一词的演化就是语言腐败最好的例子:
最初做为年轻人消极抵抗的口号被发明,之后被官方话语体系收编,接着被挪用来污名化海外防疫政策,最终干扰了国内防疫政策转向。

大秦统一六国之后老秦人就能过好日子了!

不知道有什么傻逼会信这句话。

秦国人民的选择 

下面的话也许会被喷,也许不会(但whatever

很反感“是中国人选择了中共,什么样的人民配什么样的政府”和“现在挨铁拳都是因为中国人只会下跪、不会反抗”这类说法。尤其反感从国际友人嘴里说出来的这种话。

首先,中国人连选票都没有,怎么选择中共?有选择意味着可以不选,中国人能不选中共吗?把中国人看成同质化铁板一块的群体当然也是问题之一。毛泽东和林昭都是中国人,区别在于前者的画像被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而后者的名字和事迹被前者的拥趸抹杀,如果你去给后者扫墓会被黑皮盯梢。

但地图炮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中国人挨铁拳是他们自己的错”背后的思路:唯结果论,成王败寇;一个人要为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负责,如果你被人揍,那一定是你自找的。这是一种非常简单粗暴冷血的思维方式,完全忽略了造成不幸发生的各种不可控因素,把个人能力和个人责任无限放大——而在一个极度压制个人意志、强调无条件服从的社会中,个人的力量实际上是极为渺小的。

这也是我为什么尤其反感国际友人说这种话,尤其台湾年轻人(no offense but 我已做好被喷准备)这样说。因为国际友人说中国人活该时,往往还要加一句什么话呢?他们要说,“我们现在的自由都是我们父辈流血抗争换来的”。抱歉我这里真要翻白眼。抗争不一定能换来自由,而被奴役的现状并不能说明以前没有过抗争或者以后也不会有抗争,被奴役也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只懂得跪着或者ta活该,这我之前说过了。还没说的,是国际友人以为ta们能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带入中国人的生活经验,抱歉,这办不到。即使是和中国在文化上更接近的台湾,KMT的恐怖统治和CCP的恐怖统治也绝不是可以等价替换的。至于那些没有亲身生活在恐怖统治下的经历,只能靠青少年敌托邦电影想象独裁政权的欧美友人,说这种话就更扯淡了。“我们现在的自由都是我们父辈流血抗争换来的”这种话听起来像什么?像红二代红三代说“老子的地位和财富都是我爸爸我爷爷打下来的”。诚然,普世人权和太子党特权完全是两回事,把前者称作entitlement也不太合适,但对于说话者来说,这些权利/权力都不是你自己亲手争取来的,而是你的投胎彩票。吃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告诫饿肚子的人你们要卖肾赚钱有说服力吗?我觉得没有。

我挺想问自己第一个问题的。

中国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国家?

你想生活在中国吗?你是否需要中国做出一些改变才愿意生活在这里?又或者你相信自己的国家已经拥有了一切让你愿意生活在这里的东西?

这篇文章简直戳中了我的内心,没有花里胡哨的东西,没有各种不知所谓的新词,他只是想和对面的人讨论这个国家应该是怎么样,我们要怎么让他变成应该的样子。

zhuanlan.zhihu.com/p/517401632

备份:archive.ph/I3VFr

我之前说“爱具体的人”是一个很软弱的口号,是因为它是对我们无法喊出“爱自由民主正义”口号的现状的退让。如果叫人不要爱抽象的人,无非是要拒绝宏大叙事,可是这样一来也就拒绝了公共利益和社会公正,这样的人是无法联合起来的。也许有一句口号总比没有口号好,可是我从这句话里看不到太多能够持续建设的社会价值,我认为我们还是该爱和平,爱自由和正义

Somebody gave Mastodon's official iOS app a 1-star review on the App Store because "there are too many Taiwan independence" [sic, translation]. That's a first! Also, Taiwan is a country.

毛象是我使用的第一个铁定辱华的东西,可以说是非常激动了

👇长毛象正式成为了辱华app,希望大家广而告之,好让那些想来毛象的粉红好自为之。
mastodon.social/@Gargron/10833

形容一下汉族网友和维族网友的自我审查程度和面对暴力机关的恐惧程度的区别:

看完橙橙的视频,汉族网友——“宝你好敢讲”,转发支持;维族网友——条件反射第一个念头是这个视频在钓鱼,就算不是钓鱼网警也会在评论里关注和埋伏表达支持意见的人;好几个博主表示即使内心同意橙橙但是连赞都不敢点。

Show older

步丈九州倒提维尼熊89年六月四日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大骂共产党!'s choices: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

步丈九州的长毛象,开始运行于2021年11月,开放注册于2022年5月。